终谧_正在摸鱼咕咕咕

id栖海余音/酒兴戏阑:
奥术相关,三次忙,更新随缘 :
吹陌使我语言贫乏
坑在填了,总有一日能填完的(疲惫的微笑.jpg)

容我摸个鱼,正剧写的我头大摸点好玩的

ABO,O陌×A飞羽

是的没错是OA

“我真的觉得你可能只是生错了性别。”

王陌突然而来的信息素爆炸使得这次众人齐聚的聚会一下子变得走向诡异了起来。

刺天在Omega的信息素里打了个哆嗦,下得定义简短而正中要害,引来队友一致好评。他们队长的信息素嚣张又毫不遏止地飘满了整个房间,一队的Alpha裹着衣服在沙发上瑟瑟发抖,就连死亡刀锋也面无表情地拉了拉衣服披上外套,恨不得坐得离王陌十万八千里远。杨天飞手忙脚乱地帮青梅竹马找他的抑制剂,而作为信息素的源头王陌被勒令坐着别动,以免收不住的信息素更加浓郁。...

行了我结题报告搞完了,21M累死我了

可以开始摸鱼了x

【陌ALL】献给亡灵的玫瑰(3)

是蠢作者忘记昨天是周年了

不仅匆忙且卡文,没有大纲这么难受的吗(

陌少成功加入飞羽,撩人技能蓄力中

惯例黑切黑陌以及OOC


祝阅读愉快

***

“你如何看待死?”


杨天飞知道自己在做梦。

梦中他只身一人闯入郊外的古堡,踏入庄园前匕首斩断发丝没入地面。他止住步伐,抬眼看向尖塔,而吸血鬼轻巧地跃下,踏着月光来到他面前,一双红瞳同夜行动物般幽幽地发着光。

没有了飞羽带来的顾忌,血族任由幼驯染伸出手抚上他冰冷的脸颊,人类的体温注定不能温暖死者,他将匕首收回腰际,腾出手来覆上对方略微颤抖的五指。王陌表现得漫不经心,可杨天飞却放缓了呼吸,他心跳声震如鼓捶却...

我蠢,竟然忘了周年是几号(

我……填玫瑰填玫瑰,我瞅瞅明天写的完更新不,最迟后天能写完……

眼神死

【陌信】【知乎体】你们是如何确定恋爱关系的(下)

是久违了的更新

这篇真的写到头秃,陌少又不是一个张扬的人写她真的好累……

全员性转,和OOC

陌姐side

很草率,很水,但尾也是要结的


祝阅读愉快

***

【陌信】【知乎体】你们是如何确定恋爱关系的


知乎>生活


你们是如何确定恋爱关系的

RT,最近想和我心中的小公主告白但是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跑过来求助(

随意说,我不介意吃狗粮。


博拉多

我赠你万千荣耀。

4,370,520人赞同了该答案


……谢邀?

好久没用这个了,不太熟悉,见谅。

看了一下了消息你们是想让我写什么?是回答这个...

对立面之间的感情,运筹帷幄棋逢对手,两两较劲刀剑相向
ok
然而,背叛与至亲之人的匕首,恕我接受不了
这不是恃宠而骄,是白眼狼,是自私自利,是自我中心,丝毫不值得同情
你也知道你是被保护着苟活到现在的啊?
sjly,你活该孤独一人直到死
从来没有对你游这么彻彻底底的失望过,这已经是原则性问题了,日日日你就继续浪吧,我看你什么时候把es浪死
我tm作为一个零p心疼死零尼了

【陌ALL】献给亡灵的玫瑰(2)

真的要忙死了……

原本这篇还是挺轻松的,怎么被我写成这样了(

本篇就是一个矫正世界线然后谈恋爱的故事,不会把剧情开的很大(那样只会变坑和烂尾……)

顺便下次陌少就能开始撩飞羽了(不是)


祝阅读愉快

***

来人一袭华贵服饰,领口袖口边缀满细密精致的蕾丝,黑色的礼服勾勒出单薄的躯体线条。他腰间别着一把入鞘的长剑,腰带斜扣,外衣略长的后摆被吹得飘起,高筒靴拢住了大半的长腿。他没有披上斗篷,带着漆黑的丝绸手套,一副刚才聚会上退场的模样——事实上他也确实刚刚离席,樊林顿家的一群蠢货在宴会开始之前甚至没有进行魔力检测,他原以为传送阵是他雇主拍脑袋想出来的不靠谱法子,为此他还备...

……
啧又要改大纲…幸好只是结尾部分……
看着七章大纲凄惨字数流下了眼泪,我什么时候能忙完…

【陌ALL】献给亡灵的玫瑰

中秋快乐

是新坑

8012年了都有人跳进这个大坑,我不摸鱼都对不起自己的脑洞

IF世界观,如果陌少还没有成长到成为冒险者的那一天,命运就跟他开了个玩笑呢?

吸血鬼/血族陌×世界线拐了个大弯但还是成立了的飞羽


祝阅读愉快

***

“看在打过几场的份上。”带上兜帽的法师说,“小心那群吸血鬼。”

他似乎是想起什么,顿了顿之后随即补充道:“对了……他们自身,有不小的矛盾来着。”


三天之前他们在酒馆里闲谈打听情报时与那位神出鬼没的奥法碰上了一面,对方脚步匆匆,买了情报就走,仿佛有要事在身。若非月光传说眼尖认出来嚎了一嗓子,恐怕夕洛并不会注意到...

“你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

刚刚把人打晕搬回别墅的人工智能情绪显然没有平复,他把暗杀者昏迷的意识体轻柔地放到床上,烦躁地拨了拨修改数据后骤然疯长的长发。

王震看着一身法师装扮,披着白羽暗纹的黑袍,带着耳坠戒指,怎么看怎么玄奥华丽的自家儿子,不知多少次的无奈叹气。

来,时间回拨。

一个小时之前死亡刀锋蹑手蹑脚地潜进星网中的某栋豪华别墅,显然此处主人过于信任自己设置的进入权限并且遗忘了星网作为大型意识平台其本体为计算机与数据的事实,也许是他并不知道这世上有种职业叫做黑客,也不知道人工智能也会进化,偏心的不得了的给自己的人类安上了天知道多高的权限。
星际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