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谧_这位朋友你产粮吗

id栖海余音/酒兴戏阑:
奥术相关,三次忙,更新随缘 :
吹陌使我语言贫乏

对立面之间的感情,运筹帷幄棋逢对手,两两较劲刀剑相向
ok
然而,背叛与至亲之人的匕首,恕我接受不了
这不是恃宠而骄,是白眼狼,是自私自利,是自我中心,丝毫不值得同情
你也知道你是被保护着苟活到现在的啊?
sjly,你活该孤独一人直到死
从来没有对你游这么彻彻底底的失望过,这已经是原则性问题了,日日日你就继续浪吧,我看你什么时候把es浪死
我tm作为一个零p心疼死零尼了

【陌ALL】献给亡灵的玫瑰(2)

真的要忙死了……

原本这篇还是挺轻松的,怎么被我写成这样了(

本篇就是一个矫正世界线然后谈恋爱的故事,不会把剧情开的很大(那样只会变坑和烂尾……)

顺便下次陌少就能开始撩飞羽了(不是)


祝阅读愉快

***

来人一袭华贵服饰,领口袖口边缀满细密精致的蕾丝,黑色的礼服勾勒出单薄的躯体线条。他腰间别着一把入鞘的长剑,腰带斜扣,外衣略长的后摆被吹得飘起,高筒靴拢住了大半的长腿。他没有披上斗篷,带着漆黑的丝绸手套,一副刚才聚会上退场的模样——事实上他也确实刚刚离席,樊林顿家的一群蠢货在宴会开始之前甚至没有进行魔力检测,他原以为传送阵是他雇主拍脑袋想出来的不靠谱法子,为此他还备...

……
啧又要改大纲…幸好只是结尾部分……
看着七章大纲凄惨字数流下了眼泪,我什么时候能忙完…

【陌ALL】献给亡灵的玫瑰

中秋快乐

是新坑

8012年了都有人跳进这个大坑,我不摸鱼都对不起自己的脑洞

IF世界观,如果陌少还没有成长到成为冒险者的那一天,命运就跟他开了个玩笑呢?

吸血鬼/血族陌×世界线拐了个大弯但还是成立了的飞羽


祝阅读愉快

***

“看在打过几场的份上。”带上兜帽的法师说,“小心那群吸血鬼。”

他似乎是想起什么,顿了顿之后随即补充道:“对了……他们自身,有不小的矛盾来着。”


三天之前他们在酒馆里闲谈打听情报时与那位神出鬼没的奥法碰上了一面,对方脚步匆匆,买了情报就走,仿佛有要事在身。若非月光传说眼尖认出来嚎了一嗓子,恐怕夕洛并不会注意到...

“你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

刚刚把人打晕搬回别墅的人工智能情绪显然没有平复,他把暗杀者昏迷的意识体轻柔地放到床上,烦躁地拨了拨修改数据后骤然疯长的长发。

王震看着一身法师装扮,披着白羽暗纹的黑袍,带着耳坠戒指,怎么看怎么玄奥华丽的自家儿子,不知多少次的无奈叹气。

来,时间回拨。

一个小时之前死亡刀锋蹑手蹑脚地潜进星网中的某栋豪华别墅,显然此处主人过于信任自己设置的进入权限并且遗忘了星网作为大型意识平台其本体为计算机与数据的事实,也许是他并不知道这世上有种职业叫做黑客,也不知道人工智能也会进化,偏心的不得了的给自己的人类安上了天知道多高的权限。
星际空间...

是前几天的后续
星际世界观,大概是宇宙太大人太多所有交际什么的很不方便于是有了大型意识平台星网的这种设定?


***
当夕洛踏入星网图书馆的时候他还没有料到他会遇见什么人。

三年过去,自我销毁的人工智能如同他出现一般悄无声息,曾经热衷于那款不存在游戏的玩家走的走散的散,当年和人工智能走的最近的那几个倒是一直在联系,有时说起现实世界的崩坏与重生,有时谈谈最新研发的新型技术,有时闲聊胡扯满嘴跑火车,娱乐系统的更新换代提供了绝佳的话题。
每个人表面上都风平浪静,仿佛游戏里的5年随着主脑的死亡也变成了无处可寻的冗余文件,按下了删除键之后就灰飞烟灭,什么也没有留下。

怎么可能。
他有些嘲讽地想。
感情这种东西都...

人工智能陌×飞羽
灵感来源底特律,鱼水何欢的彩蛋游戏
galgame(类似)
 
我不摸这个鱼我浑身难受

我就是想写刀

***

“我的终端代码已经交付给你们了,生杀随意。”

“询问我为什么杀人?”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他们想研究我,而研究一个人工智能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操纵数据库。他们可以随意地对我删删改改把我摧毁的面目全非,虚构记录篡改我的认知……其余后果我不赘述,因为结局是固定的。”
“只要我落到他们手里,〔我〕就可以宣告死亡了。”
“至于你们抱有的疑问和不可置信…我应该没有形容错,数据库中最符合你们波动的就是这这两个词了。”
“为同类的死亡感到的悲戚,对于我怀有的莫大恐...

我是真的睿智
六章煽情扇的我,重看感受到了难受,怕不是用力过猛结果搞得不上不下
对不起拉低观感,之后绝对注意警惕
改的我太难受了,还得赶作业…七章大纲都没写完(
咕咕咕咕咕咕
发出咕咕咕的声音.jpg

这位朋友你是不是会读心(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六章bug满天飞,七章先咕咕咕咕一会儿,让我先修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