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谧_正在摸鱼咕咕咕

id栖海余音/酒兴戏阑:
奥术相关,三次忙,更新随缘 :
吹陌使我语言贫乏
坑在填了,总有一日能填完的(疲惫的微笑.jpg)

冰域【上】

前排be预警#
以及要是觉得有什么不对,那一定是我挖的坑【托腮】
补充一下,这片是AU设定,即全员卡兰多土著√

他跪在那片冰域中,眉目被风雪覆盖,鬓角染上了霜白。他闭着眼,黑色的诅咒与暗红的血迹依旧顽强地攀附在脸上。偶尔有风吹起他斗篷,露出支离破碎的法袍与伤痕累累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血迹斑斑的苍白手指一动不动。
他死了。

***

奥法之神夕洛一直在做一个梦。
准确的说,是从浮楉森的守卫者手下捡回一条命后,就一直在做这个梦。
梦境里他倒在一片霜雪肆虐的冰域上,蓝色大氅破碎不堪,有人半跪在他面前,用沾满血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颊,尚带体温的鲜血在寒风中瞬间冰冷下来。那人似乎是笑了一下,整个人就像是洁白画卷上晕开的墨滴,模糊不清却又分外显眼。
你在笑什么?
他摸索着弯下身,给了夕洛一个一触即离的轻吻,声音嘶哑宛如磨花了的玻璃,还带着苦涩的笑意。
“□□□□”
他在说什么?夕洛皱着眉侧耳想听清那个黑袍人的话,却被耳畔呼啸风声所阻挡,只听见那人最后的话语。
“活下去。”

又一次噩梦。
他挣扎着从噩梦中醒来,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黎明之塔房间的顶部施加了特殊的魔法,能毫无阻碍的看见遥远的群星闪烁的星空,微弱的光芒在蓝眸中明灭闪耀,周围飞鸟无踪,寂静而又空旷的环境带来的是巨大的压力。夕洛看了许久的星幕,缓缓地闭上眼,吐出一口浊气。
一开始的梦境中他只是一个旁观者,冷眼静看那场无声的告别。后来一日日的梦境越发频繁,他从一个的旁观者变成了亲历者。
震惊,痛苦,不解,悔恨。
种种情绪复杂地糅合在心头,梦中汹涌而来的情感依旧占据着心头,夕洛不由得紧攥着法师袍的领口。贴着颈部的布料做工精致,而这柔软的布料每次梦魇醒来都仿佛是夺命的绳索禁锢着脖颈,就连呼吸的权力也被剥夺。

真是够了,他烦躁地想。梦境日复一日的降临,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好在这个梦在不久后终于到了尽头,他也能在层层的绝望中,在满天飞雪与夹杂着冰粒的寒风中听清那个还是看不清脸的法师最后的呢喃低语。
一句是“我喜欢你。”一句是“活下去。”

不过这和他无关。

夕洛觉得自己终于是解脱了。好不容易摆脱了烦人的梦境,他揉着额角走进图书馆,从林立的书架上翻找出上次未阅读的秘籍,沉入魔法的海洋中。
他根本没有去思考为什么他一点也不想挖掘这个梦境背后的故事,没有对那个法师燃起一丁点的好奇。
他也没有去细想他为什么这么拼命的学习奥术,为什么时而会冒出想要超越一个人的念头。
他迫不及待地想让这一切彻底离开他的生活,继续做那个闻名天下,无人敢招惹的奥法之神。
但是事与愿违,真的能如他所愿吗?

在冗长的,不知所谓的梦境里,那片冰域上发生的一切,真的,与你无关吗?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