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谧_正在摸鱼咕咕咕

id栖海余音/酒兴戏阑:
奥术相关,三次忙,更新随缘 :
吹陌使我语言贫乏
坑在填了,总有一日能填完的(疲惫的微笑.jpg)

番外­­­·那些年我们羡慕嫉妒恨看了就想打人的欧皇

就这样吧

祝我中考考好

对了公告部分是用FGO国服官方发布的微博修改的


***

【艹,我终于知道为啥卡兰多斯*削了这次直播的石头了】

(*私设,FGO制作组+运营商叫卡兰多斯)

1L

我终于知道为啥这次直播抽卡当期五星一张只送2个石头,非当期1个了,原来是3和2的

欧皇总裁,缺腿部挂件吗?

 

***

事情是这样的,卡兰多再次联动,飞羽池复刻,于是卡兰多斯搞了个直播活动,邀请嘉宾直播抽卡,出货送石头

 

@炎烬V:我真的不黑!(垂死挣扎//@奔放的小情迷V:扩一扩扩一扩,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卡兰多斯V:讲真直播有惊喜哟~//@Fate/Grand Order V:

《卡兰多传说》联动特别直播抽卡活动(X月XX日晚19时)

为庆祝受诸位Master欢迎的《卡兰多传说》联动正式复刻以及其对应卡池再次开启,我们邀请了卡兰多斯官方发言人秦宓先生(@奔放的小情迷V),知名主播炎烬(@炎烬V)及神秘嘉宾,将在X月XX日晚19:00至20:00举行直播活动,欢迎各位Master前来观看~

……(后略)

活动福利:

Ⅰ.直播期间,3位嘉宾每抽出一张“卡兰多传说:辉煌纪元的奇迹”卡池UP5星从者,即为全服玩家发放2颗圣晶石;每抽出一张其他5星从者,即为全服玩家发放1颗圣晶石,最终奖励叠加。

Ⅱ.直播期间,我们将随机挑选3位幸运观众,赠送魔法旋律手办一份。

Ⅲ.直播期间,我们将随机挑选10位幸运观众,赠送《卡多兰传说》典藏版一份及《Fate/Grand Order》官方设定集一份。

敬请期待!

 

当玩家因为被削了的石头和著名非酋UP主炎烬而炸开了锅时,纤羽幽澜坐在电脑前,想了想自家上司的手气,这次活动的对应卡池,又看了看玩家的反应,简直是哭笑不得。

要是照常送的话,送的石头怕不是要上天,而且这次活动将要送出的石头,和前几期相比已经多了不知道多少了。

毕竟差不多卡兰多斯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顶头上司是出了名的飞羽手。

 

***

7点时直播准时开始,主持人,奔放的小情迷和炎烬坐在直播间里,背后是卡兰多的一系列人物海报,桌上摆着几个零散的飞羽手办。

为了不让直播变成尬聊,主持人小姐姐率先发起了提问,而在场直播经验丰富的两位也并不是刀锋似的沉闷人物,反倒是一个比一个能讲的,于是话题就这么一路跑偏,从卡兰多FGO剧情一路歪到了制作中的幕后花絮,比如程序员怎么崩溃地一边哭一边维护服务器(其实并没有哭),但不管话题再怎么歪,最后还是在弹幕的鼓动下回到了卡兰多斯基佬团的相识上。

“不过说起来还挺不可思议的,毕竟从来没想过会因为一本小说而结识一群人,还一起闯出一片天地。”炎烬挠了挠头,像是想起什么似得笑了起来。浅红色的短发末梢柔顺地贴在脸颊两侧,向来大大咧咧的青年难得柔和了眉眼,笑容撩人心弦。一旁的情迷看了眼布满整个直播屏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多的“炎烬小天使”“prprprpr”“火焰之王你缺挂件吗,会舔你颜的那种”“我*******”“哗————”之类的弹幕,又瞥了自己一脸傻白甜的同伴,最后还是没有忍住。

“恩,而且重合率非常高。”对自家队友了解至深的青年不留痕迹地岔开了话题,他顿了顿,有一种怀好意的语气说,“比如某个非洲酋长。”

这句话的指向性实在是太过明显以至于他都不能当做没听到,于是观看直播的小伙伴就看见某个正经了没多久的非酋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炸了毛,额前仿佛有青筋在隐隐跳动。

然后他们听见炎烬咬牙切齿道。

“秦、宓,你这个小说里外都是个GAY佬的人,好、像、没、资、格、说、我、吧。”

(新起之秀:阿嚏,谁在叫我?)

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炎烬小哥哥~

 

被忽视了的小姐姐眨了眨眼,算了下时间决定提前进入下一环节。

啊毕竟变成斗殴现场就不好了你说是吧

 

***

炎烬看着号上四位数的石头,一脸苦大仇深。

这次活动规则是每人能抽100次,即100次单抽或是10发十连,而官方给出的五星概率是1%,也就是说一般的亚洲人抽这么多次至少有一张5星了。

当然特例也是有的,比如炎烬。

炎烬的非酋之名来历已久,不只是因为和他同名的那位火焰之王更是因为他直播抽卡时永远不会出想要的五星,到了FGO好了一点,至少还能出几张金卡。

虽然五星中只有炎烬肯来他的迦勒底。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不是吗?

他这么想着,抱着好歹有个4星保底的想法,按下了10连键。

屏幕上显示出Loading,然 后一溜烟的五星立绘消失,铭刻在盾牌上的召唤阵发出耀眼的白光。

金红的礼装卡背出现在屏幕上,接下来卡面翻转,显示出了礼装的名字。

概念摘出:SSR 圣职者的祈祷!

炎烬:#冷漠

“标准结局啊炎烬~”

“滚滚滚还没抽完呢别奶我!”

三层的召唤阵缓缓展开,魔力凝聚而成的从者出现在众人眼前。

Archer 大卫

“……”

Berserker 玛德拉

“……”

Lancer 库丘林

“……少年,你真的不考虑快进?”

“(ಥ _ ಥ)”

三星礼装,贤者的象征

Caster 萨德瓦

屏幕闪了闪,金红的配色再一次出现

概念摘出:SR 熔炉之炎!

“……噗嗤”

“别偷笑了我就是没抽到这张礼装怎么了!”

问题是这礼装也是上次活动的UP礼装啊

“认命吧少年。”奔放的小情迷点了下屏幕,不出意外的跳出了最后出货一览的界面。他看着炎烬手机上可怜巴巴地一排3星从者,最后拿起自己的手机说道:“还是我来抽吧。”

 

然后,银镀金,4星SR新起之秀

系统提示:玩家炎烬受到了会心一击,血槽已空

“你们这对基佬就不要秀恩爱了好不好!”

 

***

炎烬又一次拿起了手机。

现在已经7点三刻,快要8点,而他的抽卡次数也只剩下仅有的一发十连。

可是他到现在一张5星都没出。

弹幕里刷着 “心疼小天使”“非气退散”“谁来借点欧气给他我觉得他要哭了”

“…谢谢,不过我才没有哭好吗!”

 

别装了你一头红毛都要蔫了

 

他摁下了10连。

飞速旋转起来的召唤阵中银光闪烁,黯淡的金光夹杂着白羽自底部蔓延而上,属于Caster的金色卡牌浮现在眼前。

是你吗旋律!

一袭由火焰勾勒出的法袍显露出来。

5星SSR 炎烬!

炎烬:“……嘤。”

 

这时有人敲了敲门,伴随着门开的是爆炸的弹幕。

虽然我知道你们卡兰多斯是天王集团出资成立的,但你们是怎么邀请到他的啊???

 

 “我应该,没有来晚?”

 

***

王陌,男,25岁,天王集团现任总裁,工作繁忙。

而他现在扔下手头的工作站在直播间里的原因,是因为他一不小心挖了个坑给自己跳。

前几周宛凝跟他谈起直播事宜,他忙于思索今后工作没听清自家助理的话。等他回过神,就发觉偶尔也会白切黑的纤羽朝他眨了眨眼,唇角微微上扬。

“那就拜托你了,陌少~。”

你的波浪号出卖你了少女。

嘛,算了。

他做了个手势表示这个话题就此打住,随后说:“如果没听错的话,你们之前是在抽卡吧?”

“求别提!”

 

至今没有名字的主持人小姐姐看着年轻的总裁摸了摸up主柔软的短发,安慰的嗓音柔和而又宠溺,觉得自己吃了口非常大得狗粮。

 

紧接着她就看见身着黑色衬衫而且第一颗扣子还被解开的青年拿起了被搁置在一旁的手机,一边说“没事我帮你抽”,一边打开了抽卡界面。

 

然后。

  

“Caster魔法旋律,应召唤而来。

你希望我这么说是吧?”

  

“Rider 死亡刀锋。”

  

“Caster信仰虔诚。

唔…拯救人理是吗?

那么,圣光将与你一同前行。”

 

10连3黄蛋过分了喂!你真的不是官托吗?!

  

某个飞羽好感度MAX的少年又来了一发10连。

 

“Caster 夕洛。”

 

 又是一阵金光。

 

“Assassin 刺天。

……原来世界已经变成这样了。

暂且,归入汝之麾下。”

 

死一般的寂静。

 

“我记得,黑信是常驻是吧?”

 

他划了下屏幕,抽了发剧情池。

 

“Caster信仰虔诚。

既以此身现世,那暗影将会予你庇护。”

 

她抹了把脸,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差异真是太大了。

 

 

 

 

 

 


 

 

 

 

 

  


  

 


***

保存。

发送。

电脑屏幕上的数字无声地变动。

 

他合起电脑前看了眼时间,12点刚过,已是第二天的凌晨。

所有员工都已经下班回家。整座天王集团的大楼里只剩下他一人。

 

长时间在办公桌前的工作让年轻人感到浑身酸痛,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从即使舒适也不想再坐下去的椅子上离开,站了起来。

公司主楼位于市中心,即使在万籁俱寂之时低处也依旧灯火通明。而总裁的办公室在整座大楼的最高层,而全部为玻璃墙的大厦为高处的用户提供了极佳的视野。指腹触碰到了玻璃,冰凉的感觉一点一点地沁入了肌肤,在向内深入直至血管骨髓。

 

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那稍微抽一根应该没有关系吧。

自抽屉里摸出烟与打火机,点燃烟时的火苗因人类的呼吸而微微颤动,内焰的幽蓝色在掌间晃动不息,像极了曾经在指尖跃动的蓝芒。

烟草带来的不适在喉间乱窜,他被呛得咳嗽了两声,但还是没有把烟掐灭。烟雾弥漫间玻璃上映出的人脸模糊不清,似是他现有的面容又似是亡者安静的注视。

新世界的开创者,旧世界的朽者。

用朽者一词似是不太恰当,因为旧世界的所有一切都已经灰飞烟灭,留下来的只有无关紧要的残渣,但是他暂时是想不出来什么好词了。

 

毕竟不是文科生嘛。他叼着烟这么想着,站在边缘向下俯瞰。

 

霓虹的绚烂,路灯的橙光,以及由高空传来的蒙蒙微光。

车鸣声偶然响起,在公路上高速奔驰的汽车只留下尾灯构成的残影。

 

他也不是不会做梦,午夜梦回时神的恶意汹涌而来,泰坦狰狞的面孔时常在咆哮着吐出诅咒。

有时是由絮风掀开的冒险篇章,有时是神座上空无一人的长眠,有时是万神殿中的落幕剧终。最初时迷茫的是自己到底是何人,但日渐完整的破碎片段告知了一切,因而最后仅存的是对过往的怀念。

已经有人背负了所有的罪而死去,虽然代价是一个世界。

可结局终究是好的不是吗?

所以真实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那些未曾被知晓的也无需再被知晓了。

 

他打开了窗,夜晚微凉的风轰然闯入室内,像是北地的骑士骑着骏马巡视自己的领地。

 

他曾经于黎明哭泣,于艳阳下绝望,亦与深渊中坠落。

但那是他,也不是他。

 

于是在一片黑暗,那零散的火星也消失殆尽了。


评论(11)

热度(47)